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由我贪恋着迷 > 102:梦

102: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诚那边指望不上,他对晚辈的事情一向不闻不问,也不愿意出面得罪傅定泗。
  
      所以,阮湘玉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傅揽淮的身上了。
  
      阮湘玉说要去找傅揽淮,肖然也没拦着,送她到了傅揽淮的办公室门口,就先行离开了。
  
      ………
  
      阮湘玉走后,傅定泗坐在了电脑前,却怎么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了。
  
      他耳边一直缠绕着宁皎依在录音里说过的那些话,余音绕梁,挥之不去。
  
      傅定泗有些烦躁,抬起手来拽了一把领带。
  
      他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拿起了手机。
  
      一整天过去了,宁皎依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没有。
  
      他昨天夜里发的那条澄清微博,宁皎依肯定是有看到的。
  
      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所以……是真的不在意吧?
  
      傅定泗仔细回忆了一下,他们从结婚到现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吵架的次数真的不少。
  
      但好像每次都是因为宁晚晚。
  
      只要一涉及到宁晚晚,宁皎依就会变得很小心眼儿,一点儿细节都要计较。
  
      但,如果是别的事情,她就会变得很粗线条,完全不介意。
  
      有时候他觉得她会为了某件事儿生气,可是她完全没表现出来一丁点儿的在意。
  
      所以……她不是脾气不好,她只是介意宁晚晚。
  
      至于她介意宁晚晚的原因,不是吃醋,不是嫉妒,只是单纯地不想让宁晚晚好过。
  
      她想向宁晚晚证明,这段关系里,她才是那个最终的赢家。
  
      想到这里,傅定泗捏了一把眉心,内心一阵自嘲。
  
      他之前还觉得宁皎依之所以这么介意宁晚晚,是因为怕失去他。
  
      现在想想,真是自作多情了。
  
      她若是真的怕失去他,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应了。
  
      他现在越来越好奇,当年他和宁皎依之间究竟有什么纠葛。
  
      想到这里,傅定泗拿起手机,翻到了傅启政的微信。
  
      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傅定泗给傅启政发了一条消息:在忙吗?
  
      这会儿纽約是深夜,按照傅启政工作狂的属性,这个点儿肯定还在工作。
  
      果不其然,没多久,傅启政就回消息了:不太忙,找我什么事儿?
  
      傅定泗:帮我找个擅长催眠唤醒记忆的医生吧。
  
      傅启政:你要做什么?出什么事儿了吗?我给你联系一下你当年的医生。
  
      傅定泗:不要当年那个,找另外一个。
  
      傅启政:嗯?
  
      傅定泗:这件事情不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有事情瞒着我。
  
      傅启政:……
  
      傅定泗不指望从任何熟人口中打探当年的事情。
  
      不管是傅家的人,还是周靖康和秦峰,又或者宁皎依,他们都不会说实话。
  
      最好的办法就是他真正地想起来,属于自己的记忆是不会骗人的。
  
      傅启政那边感受到了傅定泗的决心,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回来消息:我帮你联系一下,你大概什么时间过来?
  
      傅定泗:你联系好了我就过去。
  
      他已经等不及了。
  
      傅启政:这么着急?
  
      傅定泗:嗯,所以你快一点。
  
      傅启政:嗯,我帮你问问,纽約这边擅长催眠的医生不少。
  
      跟傅启政聊完之后,傅定泗放下了手机,再次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
  
      接下来的几天,宁皎依和傅定泗都没有再联系过。
  
      新闻的事儿一直没有人压下去。
  
      傅定泗回应完之后,微博上又讨论了几天,没了后续,热度很快就被其他的八卦新闻给取代了。
  
      宁皎依这几天基本上都在工作,上下班都很准时,偶尔去谨诺那边处理一下文件,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孚宁呆着。
  
      她看起来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嘉陵几次都想跟宁皎依谈一下傅定泗的事儿,但她每次刚要聊,宁皎依就转移话题了。
  
      嘉陵能看出来宁皎依不是很想谈这个,便不去提了。
  
      **
  
      眨眼间,距离那次吵架已经过去了两周的时间。
  
      这中间还过了一次元旦假期,不过宁皎依也没有休息,一直忙着合作款的事情
  
      两周之后,合作款准备投入生产了,Dior巴黎总部那边对宁皎依发出了邀请,邀请她参加年度的合作盛典。
  
      在时尚界,这算得上是一年一度的盛事了。
  
      总部发来了邀请,宁皎依自然要给这个面子。
  
      她买了飞巴黎的机票,一月十二号出发。
  
      这次的活动,严起江也受到了邀请。
  
      不过他忙着走秀,要从别的城市飞去巴黎。
  
      所以宁皎依只能一个人出发了。
  
      宁皎依和严起江在巴黎订了同一家酒店,两个人说好了准备在那边逛一逛。
  
      ………
  
      一早,宁皎依被司机送到了机场。
  
      她办完了登机手续之后,便来到了贵宾休息室。
  
      早上起来没喝咖啡,无精打采的,宁皎依去买了一杯拿铁。
  
      刚刚坐下来,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真巧,去哪里?”
  
      宁皎依抬起头看过去,便看到了站在面前的荣京。
  
      荣京手里也端了一杯咖啡,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还戴了无框眼镜,脖子上挂着Burberry的围巾,看起来十分儒雅。
  
      宁皎依盯着荣京看了会儿,突然就笑了。
  
      “笑什么?我脸上有东西?”荣京很配合地抬起手来摸了摸脸颊。
  
      宁皎依摇摇头,“那倒没有,只是,看着你这样子,很难想象你是个爱打拳有纹身的人,有点儿分裂。”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荣京一边说,一边自然地在宁皎依身边坐了下来,“去出差吗,去哪里?”
  
      “巴黎。”宁皎依问,“你呢?”
  
      “很巧,我也是去巴黎。”荣京问她,“是十点钟那趟航班吗?”
  
      宁皎依:“……还真是。”
  
      荣京笑:“看来真的是缘分。”
  
      宁皎依也干笑了起来,可是不是吗,这也太巧了一些。
  
      不过她并没有怀疑什么,荣京本身就不是名城人,虽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看他的样子身份也不会简单。
  
      世界各地出差,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宁皎依也不会随便去窥探别人的隐私,她对荣京的情况也不好奇,所以并未多问。
  
      不过,荣京还是跟她解释了一番。
  
      他说:“我这次在名称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了,巴黎那边有个合作商要结婚,我过去参加他们的婚礼的。”
  
      宁皎依:“哦,这样。”
  
      她是真的没什么兴趣,跟荣京又不算熟,对他也没太大的好奇心。
  
      “对了,上次的事情,你们误会解开了吧?”荣京问起了宁皎依她和傅定泗的情况。
  
      半个多月没跟傅定泗见过面了,宁皎依每天投身在工作里,也很少想起他。
  
      这会儿荣京突然提起傅定泗,宁皎依一时间有些走神。
  
      原来已经这么久没见了。她没联系傅定泗,傅定泗也没联系她。
  
      算一算,这是他们两个人吵架最久的一次了吧?
  
      “本来也没什么误会,我跟你又没发生什么。”宁皎依耸了耸肩膀。
  
      “听你这个意思,像是还没和好。”荣京的反应很敏锐,“方便说原因吗?他不相信你的解释?”
  
      “不是不相信我的解释,是不相信我。”宁皎依纠正了一下荣京的话。
  
      荣京:“……”
  
      宁皎依:“算了,不提他。”
  
      “抱歉,是我不该问。”荣京主动向宁皎依道歉。
  
      宁皎依摆摆手,“无所谓啊,和你没关系,事实而已。”
  
      “那你们最近一直都在冷战吗?”荣京说,“这件事情是我不好,要不改天我跟他解释一下吧。”
  
      “有什么好解释的,跟你没关系。”宁皎依觉得荣京没必要自责,“就算不是你,换个人他照样还是会误会,总的来说是因为他不相信我。”
  
      荣京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宁皎依看出了他的意思,笑着问:“你是不是想问我,既然他这么不相信我,我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荣京:“你肯定有你的想法。”
  
      “其实我最近也在考虑,到底要不要继续跟他在一起。”宁皎依喝了一口拿铁,“其实挺累的,我明明知道他不是那个人了,还拿对那个人的要求来要求他。对他也不公平吧?”
  
      “他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说白了就我把感情强加在他身上了。怎么说,其实之前那个人格我们也不一定合适,更何况是现在。”
  
      宁皎依的话有些混乱,声音也疲惫得不行。
  
      荣京坐在旁边听着她颠三倒四地说着,目光晦暗不明,谁都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荣京听出来了,宁皎依现在已经陷入了自我拉扯之中,她动了放弃傅定泗的念头,但是又舍不得。
  
      换句话说就是,现在傅定泗所做的事情还足以伤害她至完全死心的地步。顶点小说网www.xindingdianxsw.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