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叫欧楚良 > 《我叫欧楚良》新书预告

《我叫欧楚良》新书预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灿烂的青春岁月悄悄走了,
  来来去去的红颜慢慢散了。
  一双巧手,将三十二块黑白皮革围成了一个小巧的足球。
  围住了那一段青葱岁月,也围住了永恒。
  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沿路发表一系列的有关改革开放的重要谈话,呼吁经济改革。同年6月,人民银行在全国范围内发放一元,五角,一角的金属钱币。
  当这些光泽各异的硬币陆续从银行朝全国各地散播花种时,全国各地的“英豪少年”,却在这一刻朝北方聚拢。
  广东,梅县。
  这里是叶剑英元帅亲提的“足球之乡”,在这里,走出了远至清末的球王李惠堂,近则如古广明,谢育新,池明华等中国名将。
  踢球,几乎是这个县城里人们最大的乐事。
  每一个少年都以李惠堂为荣,陈文奎也是一样。
  在这个氛围浓厚的“足球之乡”长大的陈文奎,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因为脚下技术好被梅县体校相中,就此走上足球之路。
  1989年,第十四届世界杯预选赛上,中国男子足球队冲击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却连续两次遭遇黑色三分钟。
  当连续两次被对手在最后3分钟内扳平反超后,球迷们不住长叹道:“如果李球王还在,中国足球又何至落到今天?”
  从那一刻起,年龄不大,额头却很宽的陈文奎有了新的目标:成为像李惠堂一样,为国争光的球王!
  “你们想进国少,或者国青吗?”一天下午,体育老师开口的这第一句话,彻底改变了陈文奎的一生。
  几天后,陈文奎、杨晓平等其它三名队友,背负起行囊,出现在梅州体校的校门口。
  “当我回来后,我一定要变得和你一样强!”陈文奎看着李惠堂的雕像大声喊道,“这次出去,我绝对不会给你丢脸,不会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丢脸!”
  说完,陈文奎头也不回地迈出了校门。
  梅县体校大门前,李惠堂左腿撑地,右腿伸直,摆出一副射门的姿势。在他的右脚背上,还有一颗蓄势待发的足球。
  是将球网洞穿?还是偏离轨道?
  或许,只有那些背着行李提着拉杆箱的少年们会给出正解吧!
  绿皮车,硬座。
  24小时后,早已双脚充血红肿的陈文奎和小伙伴们走下车,望着人山人海的火车站大声喊道:“京城,我们来了!”
  湖北,武汉。
  二十三中的足球场上,王文华脖子上挂着毛巾,瘫坐在草皮旁的塑胶跑道上。
  “小华,刚刚那球你应该再往前突一步的。如果突成了前面不但一马平川,还能给接应的队友多争取一点时间。”一个和王文华穿着同样球服的9号少年走到他身后开口道。
  “我尽力了!”王文华摇摇头道,“我只要那球再不传肯定会被人断掉。对方拼的那么凶,我身体对抗又是弱势,不如趁早把球传出去,到时候还可以做一些二过一等撞墙配合嘛!”
  “我还是觉得你尽量下底比较好,那时候大家都以为你要传球了,都在拼命往禁区里跑。你说你突然来个短传,谁反应过来?”10号也开了腔,加入了“声讨”大军。
  王文华据理雄辩着,但很快因为人数上的弱势落了下风。
  不一会儿,下半场开始后,王文华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足球场上。
  “教练,为什么换我?”看着队友在绿茵场上驰骋,王文华咬着牙,一脸的不甘。
  “小华,我看你和队友争论个半天,讨论出个结果了么?”教练抱着肩膀道。
  “教练,难道你也认为我是错的?”王文华的语气有一些沮丧。
  “我不知道。”教练说道,“我刚刚不在你们身边,所以并没有太听清楚你们在讨论什么。”
  “既然我没错,那教练为什么换我下场?”
  “小华,有的时候并不一定要分对错的!”教练语重心长道,“你有你的坚持,他们有他们的想法,这很正常。不过我们是一支球队,他们是多数,而你是少数。少数服从多数,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吧?”
  “可,可是,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呀!”王文华倔强道。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是么?呵呵...”教练轻笑一声,突然画风一转,扭过头认真地看着王文华的双眼。“那么,你准备好去追寻你的‘真理’了吗?”
  王文华也同样回视着教练,没有一点退缩。虽然他不清楚教练突然说这番话的含义,但还是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应道:“当然,我认为我的足球理念并没有错!我相信一定有人会认同我的足球理念的!”
  “那好!”教练打了个响指,“小华,你去教导处一趟吧,那里有别的老师在等你,他会带你走出这里,去外面看看。在那里,你或许会找到认为你是对的人。”
  几天后,王文华坐在前往京城的火车上,看着窗外路过的足球场和场上拼搏的少年,在心中暗自思忖着,“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
  河北,天津。
  13岁的商毅躲在母亲背后,就像遇到危险时的小鸡一样。
  “我不去,我就是不去!”
  “老商,你看孩子不想去,你就别让他去了!”赏母一脸怜惜,“孩子还这么小,到了那边出了啥事可怎么办呀?况且这次事件还那么长!”
  “没错没错,如果硬要我去的话,我肯定天天和别人打架,也不正常发挥,最后他们他们肯定不要我!”商毅大声附和道。
  13岁的商毅长得眉清目秀,商母也生怕自己的孩子在集体生活中吃亏。
  “看吧,老商,孩子都这么说了,你就别勉强孩子了!”
  母子俩一人一句,听得商父是心烦意乱。
  他捏了捏睛明穴,语重心长地摇头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把他送去!”
  “你也不看看你,把孩子都惯成什么模样了?”
  “成教练已经说了,咱们孩子最有灵性,最有天赋,是块好苗子,这话你也听到了。况且足球是他的爱好,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难道就让他这天赋这么浪费了吗?”
  “小毅,你和我说,你喜不喜欢踢足球?”
  看到父亲说着说着蹲了下来,商毅想了一下后回答道:“我当然喜欢踢足球,但我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踢,我不想离开家里。”
  “傻孩子,哪能一直在家里这一亩三分地踢呢?”商父继续劝道,“你要出去长长见识,开阔一下视野,知道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