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帝国之二世皇帝 > 第894章 谁才是窃国君子

第894章 谁才是窃国君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道政令,册封内史腾为大秦太师,享诸侯王尊遇,着其子内史虔为宫廷禁军大统领!
  
  第二道政令,改淳于越为国子监祭酒,总领大秦学宫所有事物。
  
  第三道政令,蒙毅为吏部侍郎。
  
  第四道政令,着娄敬为户部尚书,萧何为户部侍郎。
  
  第四道政令,着李由为锦衣卫都指挥使,全面执掌锦衣卫。
  
  第五道政令,着长安令曹曾为工部侍郎,镇北王赢牛远在北疆,虽然出任的是工部侍郎,但是也导致工部侍郎的官职空悬。
  
  第六道政令,咸阳之战冯敬焚烧角斗场,令贼军毒计破灭,擢升其为咸阳令!
  
  嬴胡亥放下茶杯,韩谈也同一时间停下手中的毛笔来。
  
  “加盖印章,即刻传告天下!”
  
  韩谈一声不响的照做,这一次,朝廷的官职调整动作,可以称得上是大刀阔斧。
  
  而且没有经过朝议。
  
  只不过,便是韩谈和李由两人,也觉得那户部侍郎淳于越,对于治国,似乎真的没有多少能力。
  
  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在李斯南下坐镇南阳郡的时候,直接从户部借人。
  
  此人未曾位居高官的时候,尚且有声音发出。
  
  可是到了户部侍郎的人位置上以后,却总是不言不语。
  
  过于中庸,也终究是迎来了自己的贬官时刻。
  
  但,国子监祭酒,或许是最好的一个归宿了,对于他这样的读书人而言,似乎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安排。
  
  大秦学宫学术纷杂,由孔鲋这位泰斗带头。
  
  诸子百家之中的学说,继续在这里迸发火花和光彩。
  
  只是,让嬴胡亥略感失望的。
  
  是自己拿本科普一书,在这里却成为了异端邪说。
  
  除了墨家以为,未曾有人深入研究过。
  
  这倒是让他很是失望。
  
  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皇帝的身份,恐怕这本书都不会流传出去。
  
  只怕而今,大秦学宫之中的人,经历了叛军依靠科普一书中关于热气能量的学说,而制造出巨型天灯,飞跃秦岭的可怕战法以后。
  
  他们所有人都会认真研究这本书。
  
  这勉强也算是这次战争,带来的最长远的好处。
  
  嬴胡亥的这本书,更大程度上,只是一个单纯的提纲挈领的东西。
  
  他凭借自己的回忆,把人类数千年的文化科学研究纲目性的东西,放在这本书里。
  
  只要大秦学宫中,那些聪明的难道不再想着怎么压过别的流派,转过来研究这些东西的话。
  
  嬴胡亥觉得,有生之年自己可能见不到太空飞船。
  
  但是蒸汽机还是可以期待的。
  
  一想到大军的雄兵百万,乘坐蒸汽火车去征服全地球,嬴胡亥就恨不得现在马上冲回大秦学宫,抓着那些诸子百家各个流派的领军人物,对着他们做一次咆哮帝。
  
  可惜的是,大秦学宫那里边的那些人,几乎对不约而同的达成了一种白衣傲王侯的态度。
  
  换言之,以轻视王侯为主要生存法则。
  
  而实际上,只要参加科举考试以后,他们就会改变这种想法。
  
  但是没有参加科举考试之前,他们就会不约而同的秉承这种想法。
  
  这也是嬴胡亥自从大秦学宫落成以后,一直都没有去过大秦学宫的原因。
  
  他是在单纯地保护那些两面派的读书人。
  
  否则的话,自己去一次回来以后,就会听到谁谁谁暴毙了。
  
  或者是上茅房掉茅厕里边淹死了云云。
  
  毕竟,锦衣卫和东厂,最大层面上,就是为了维护帝王威严而存在的。
  
  “着孔鲋和淳于越来接驾!”这是嬴胡亥说的最后一句话。
  
  “遵旨!”
  
  李由拱手领命。
  
  嬴胡亥起身走进了巴江的病房中,就再也没有出。
  
  翌日,小雨淅淅沥沥,未曾停歇。
  
  时间都要跨度到了五月了,但是陈仓这地方的气候就是如此。
  
  用泥土混杂石料垒成的高台上,竟然还铺了一层平整的石砖。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不得不说,秦帝国的生产力,却是比以前好的太多了。
  
  嬴胡亥还记得当年跟随始皇帝巡游天下的时候,制作的高台,都比不上自己让人连夜制作的这个好……
  
  荆旗在微风细雨中,轻轻摆动着。
  
  嬴胡亥看到叛军那边和自己秦军这边对峙的旗帜,目中不自觉的露出几分寒意。
  
  他背负着双手,缓缓登台。
  
  白起、虞子期两人身披重凯,走在他前边三台阶上。
  
  君臣三人保持着一定的节奏感。
  
  但是这种场合,是不准携带任何兵器的。
  
  毕竟,谁都不想自己的君主在这个时候会受到利刃的威胁。
  
  几乎是同步!
  
  项羽那边,则是龙且和钟离昧开道。
  
  白起看到对方的时候,对方也看到了白起和虞子期。
  
  白起、虞子期、钟离昧、龙且四人眸光交错。
  
  风雨都在这瞬间,停滞了。
  
  可这里不是战场,他们都克制的收回了目光,徐徐而前。
  
  嬴胡亥看到了目中重瞳的项羽。
  
  在项羽身后,还有项梁和刘邦两人。
  
  三人顺着台阶走上来的模样,但是有点像一个“品”字。
  
  正中心的地方,是用玉石铺就而成的一个圆圈,圆圈之下,铺就了一层地毯。
  
  隐喻着君子如玉。
  
  这是表示,谈判桌上,天地鬼神、人所共见。
  
  这个时候若是动了刀兵相对,君王以命相搏,那不仅会触怒天地鬼神降下灾难,对于各自的国运,也是有损。
  
  对于君王的品行,也是一种亏损。
  
  换言之,这是一种互相的约定。
  
  而约定的见证者,就是那种虚无的天地鬼神。
  
  约定的遵守者,便是会盟的各国君王。
  
  玉石镶嵌而成的圆形中间,有一个方形的矮几。
  
  这个矮几为黑色,象征着秦帝国东道主的身份。
  
  外圆内方,则是天圆地方的文化,在这个时候,也是大家所共同认同的。
  
  嬴胡亥缓缓在方形矮几边上跪坐了下来。
  
  本来这样的场景下,他和项羽两人要互相焚香……
  
  后世人看来,这就是给对方烧香……
  
  在这个时代,则是约定,同时祷告上天赐福,并且约定在会盟的这段时间里边。
  
  两人哪怕都想把对方的狗头拧下来当球踢,也不可能动武。
  
  不过,今天是阴雨天气,会盟自然就会省略了这个步骤。
  
  也算是周朝以来礼崩乐坏的好处了。
  
  若是搁在周朝初期的春秋时代,君王会盟都需要找人占卜,确定那一天是良辰吉日。
  
  而且绝对不会像是嬴胡亥和项羽这般,选择在阴雨天气会盟。
  
  还是露天高台这种……
  
  古人不是傻子,他们也怕阴雨天在高处被雷劈……
  
  项羽那边,也在方形木桌下,跪坐了下来,和嬴胡亥对案而坐。
  
  他身后一左一右的刘邦和项梁,也顺势跪坐下来。
  
  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嬴胡亥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