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臣服 > 第138章 怕控制不住

第138章 怕控制不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外面天气冷,宋绾来的时候穿得比较厚,会议室里开着空调,她来了没一会儿,就热得不行。
  
      这会儿外套和围巾都摘了下来,放在一旁,她扎了个丸子头,露出一截漂亮的脖颈。
  
      被热气蒸得瓷白的皮肤带点粉,身形看起来有些单薄,显得人清瘦高挑,是带着仙气的清冷漂亮。
  
      露出来的那截瓷白的皮肤,又带着一种冷冷淡淡,却又勾人的致命吸引力。
  
      陆薄川的喉结滚动,目光几乎移不开。
  
      宋绾脊背僵直。
  
      陆薄川沉沉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目光又深又沉。
  
      就在宋绾的神经绷到极致的时候,陆薄川强迫自己收回了视线,走到自己的椅子旁,将搭在上面的外套拿起来,说:“你们继续开会,我拿个东西就走。”
  
      是他搭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
  
      陆薄川每说一个字,宋绾的心就要跟着跳一下。
  
      直到陆薄川出去,宋绾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陆薄川出了会议室,也没走,而是去了这边褚矜的办公室。
  
      褚矜是这边分公司背后的真正负责人,和陆薄川的关系不错,星瑞也有他的股份在。
  
      这边的分公司去年才真正上轨道,都是他在运转,打通各方面的关系,悦庭的这块地,也是他拿下来的。
  
      他见到陆薄川的时候,愣了一下:“怎么不去会议室待着了?”
  
      陆薄川觑了他一眼,去到窗边,点了支烟来抽,他说:“怕自己控制不住。”
  
      褚矜挑眉,他想说自制力这么差,但想想又闭了嘴。
  
      陆薄川的自制力如果还差,那就没人自制力好了。
  
      褚矜的目光落在陆薄川手指间夹着的烟上,转口道:“你不是已经戒烟了吗?怎么这阵子抽这么凶。”
  
      之前从国外回来,星星都快7个月了,那个时候刚好是宋绾忘记陆薄川的时候,陆薄川既觉得痛苦,又不敢去找宋绾,怕她好不容易有所缓解的病情复发,每天都煎熬得快疯了。
  
      也就是那阵子,陆薄川抽烟也凶。
  
      那会儿褚矜都觉得陆薄川哪一天会把自己抽死。
  
      但是没多久,他就戒了。
  
      因为星星每次闻到烟味就不要他。
  
      星星那会儿刚被抱回来的时候,比奖奖小时候还要难带,白天哭,晚上哭,每哭一下,陆薄川心里的想念和担心就疯长。
  
      星星不是被打掉了吗?
  
      宋绾为什么要把她送回来?
  
      这种问题他真是连想都不敢想。
  
      后来等星星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了,陆薄川一刻也不敢留在国内。
  
      想到这些,陆薄川没说话,眸色很沉。
  
      陆薄川没回,褚矜也不在意,他坐在办公桌上,舌尖抵了一下唇,问:“绕了这么大一圈,折腾来折腾去,让我把那边过来谈的人全部都打发回去,好不容易把人弄过来,你打算怎么办?”
  
      当初悦庭这边的设计院,定的其实也不是启泰,启泰虽然资质过硬,但是离得远,用起来其实很麻烦。
  
      陆薄川的声音有些冷,他盯着窗外错落有致的建筑物,说:“今晚会和她谈。”
  
      “动作这么快?”
  
      陆薄川狠狠抽了一口烟,压下心里涌动的邪念。
  
      ——
  
      跟着陆薄川一起进来的人,除了甲方的负责人和几个工程师,还有监理单位,在陆薄川身后一一落座。
  
      郑则今天没进来。
  
      陆薄川走后,会议室里的人都轻松了不少,几人就高压线那块儿谈论起来。
  
      宋绾提了几个规避风险的方案。
  
      高压线这块儿是一个重大危险源,到时候还需要去政府部门备案,具体实施的方案需要五方论证,一旦出事,绝对不会是小事。
  
      而且一旦出事,就是几方连坐,所有在资料上签字,挂在项目的施工单位负责人,建筑设计师,安监站等等,都得遭殃,没一个单位敢掉以轻心。
  
      就算以后方案通过了,塔吊吊上去的时候,所有的相关单位也会过来监督。
  
      宋绾一边说一边把示意图画出来,演示给在场的人看。
  
      顾兮也提出了一些意见,甲方这边做参考。
  
      她们做这行大概也就这种时候要好点,把专业的东西拿出来,应酬也是和甲方各种沟通和对接。
  
      不用像以前一样,为了争取一个项目,和人斗得头破血流,打各种攻心战,布局,揣摩人心,和人谈判。
  
      虽然事情要比那个时候更加繁琐,但压力确实没有那么大,更多的是累,烦,焦头烂额。
  
      等讨论完,定好大致的方案,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甲方这回没再说请客吃饭的事,江宴倒是请了甲方的项目负责人和几个工程师以及监理单位的几个人。
  
      饭局上,监理单位的人看着宋绾和顾兮,说:“没想到启泰的设计师还这么年轻,而且还很漂亮。”
  
      顾兮笑着说:“不年轻了。”
  
      “还不年轻?顾小姐今年有二十七了吗?”
  
      “过了好几年了。”顾兮拢了拢头发,笑得很甜。
  
      “顾小姐呢?”监理单位的总监一边吃东西一边问宋绾。
  
      宋绾要比顾兮小,而且宋绾的五官很显年轻,刚进公司的时候,公司的人还以为她刚刚大学毕业。
  
      宋绾也笑了笑,笑得很僵硬:“我年纪也不小了。”
  
      “不会吧?”监理倒是有些惊讶:“看不出来。”
  
      小周笑了,说:“是吧?宋姐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比我小呢。”
  
      她中途的时候去了一趟洗手间,洗了把脸,感觉自己还是不怎么清醒。
  
      心像是一直悬空着。
  
      从洗手间出来,回包间的路上,宋绾脚步顿住,不远处,郑则正好推门出来,看到宋绾一愣。
  
      “宋小姐。”郑则主动打招呼。
  
      宋绾心提起来,目光不自觉往门里看。
  
      郑则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主动道:“陆总不在里面。”
  
      宋绾抿唇看他。
  
      郑则道:“宋小姐在这边吃饭?”
  
      宋绾还是不说话。
  
      “聊聊?”郑则往后靠了靠,看着她,想了想,说道。
  
      宋绾闭了闭眼,她觉得自己的手有些抖。
  
      郑则说:“没关系,随便聊聊。”
  
      他说完,看宋绾没走,应该是想和他聊聊的意思。
  
      他这边还有应酬,便转头和里面的人打了一声招呼。
  
      里面是安监站的一群领导,这个工地到时候要开工的话,关系要打通,会避免很多麻烦。
  
      至少不要隔三差五过来检查安全和资料的事情,然后三天两头搞停工整改,不然哪个工地都受不了。
  
      其实如果不是宋绾在这边的话,这些都不用他亲自过来,到时候这边的项目经理来请就可以,或者让褚矜安排一下。
  
      但陆薄川和他人已经到这里了,前几天又和安监站的人接触过,别的不请,这边的站长部长什么的肯定是要请一下的。
  
      陆薄川本人请的话又太兴师动众,只能他作为陆薄川的代表过来请一下。
  
      郑则打完招呼出来,把宋绾带到一边。
  
      宋绾垂着头,郑则看着她,郑则问:“宋小姐没什么想问的吗?”
  
      宋绾细白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几乎要扣进肉里。
  
      她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儿?”
  
      她问的是,陆薄川和郑则为什么会在星瑞分公司这边。
  
      “宋小姐觉得呢?”
  
      宋绾脸色发白。
  
      那种不安让她惶恐。
  
      “我还有事,先走了。”宋绾慌乱的转过身。
  
      郑则看她的背影,吐了一口气。
  
      他并不知道陆薄川已经告诉宋绾孩子的事情,但他能感觉到宋绾的不安。
  
      陆薄川这几次开会每次都到场,宋绾再迟钝,也不会一点都不察觉,更何况陆薄川从来都没遮掩过,刚刚宋绾遇到他的时候,看他的眼神,他以为宋绾是有什么话想问他。
  
      宋绾很快回到包间。
  
      脸色白得厉害。
  
      一顿饭吃完,一行人下楼回酒店的时候,宋绾才稍微好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