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纵风水师 > 第1章摆摊算卦

第1章摆摊算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天,是我在桥底摆摊算卦的第七天,也是零收入的第七天,肚子饿的咕咕叫,算起来,我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七天前,我被爷爷从家里赶了出来。爷爷是远近闻名的相师,一生给人看相算卦,从不落卦(不准),认识他的人都尊称他一声‘秦神仙’,而不是带着调侃的‘秦半仙’。秦神仙的名头,在我们当地几乎人尽皆知,连三岁小孩都在唱:“秦神仙,算卦灵,生老病死样样行。”俗话说医者不自医,卦者难算己,这种情况在爷爷这里也完全不算回事儿,他还算准了在父亲这一代会‘断香火’。‘断香火’,就是后继无人,所以母亲生第一胎的时候,爷爷就摇头说活不了,果不其然,生出来就是个死婴,好不容易怀上第二个,爷爷又摇头说:“不可养。”即便这第二个婴儿生出来没有什么毛病,但爷爷还是半夜偷偷把婴儿抱了出去,在明朗的月光下,把婴儿装进木盆,顺着屋后的河流飘走了。因为这事,父亲和爷爷分了家,断了往来。次年,母亲再次怀孕,这次的婴儿,就是我。因为分家后爷爷断了父亲的门路,父亲变得一穷二白,他为了挣快钱,去当‘工地水鬼’下井捞钻头,上来给两万,上不来给一百万,结果第一次下水,水下就发生了塌方,人没有上来。工地为了大事化小,往桩孔里面灌了水泥,那钻头连同父亲的尸体一起被封在了地基下面。接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母亲马上就要临盆了,她听完这个消息之后情绪波动太大,虽然把我生了下来,但她也因为难产跟着父亲一起去了。爷爷从接生婆手里接过我和那张父亲在工地签的百万赔偿协议,默默的带回了自己家。懂事后我问爷爷我为什么没有父母,爷爷告诉了我实情,并且说我三魂缺一魂,活不过二十四岁,所以给我取名秦魂一,并且告诉我唯一的生路在幽都,他会把他的本事都传给我,我得提前四年去幽都求生,能不能活过二十四岁,全靠我自己的造化。就在七天前,我二十岁岁生日那天,爷爷把我赶了出来,仅仅给了我一百块钱和那份收了二十年的赔偿协议,外加两块白布,白布上分别写着:秦半仙算卦,一卦一万八。字是爷爷亲手写的,他叮嘱我到了幽都之后,一定要在我看到的第一个天桥上摆摊,等一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有缘人,七天内他一定会出现,我要想尽一切办法保住她四年,就能躲过一劫。他还告诉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之后,才能去找当年那个工地老板要赔偿。今天已经是第七天,别说和我同年月日的了,和我同一个时代的人我都没有等到一个,这七天,来我摊前的就八个人,其中七个都是老头老太太,还有一个是同行,说这地方是他的,摆摊每天要交十块钱的租金给他。我自然不会交,那一百块钱坐完车,就剩下二十多,每天一个最便宜的盒饭,兜里就剩下最后一块钱了,如果那个有缘人再不来,这一块钱我准备天亮之后去买两个馒头,然后去找那个工地老板要赔偿,要来一百万潇洒过四年,也不枉来人世间。。我转头看着不上写着的那‘一卦一万八’,心里不禁苦笑,这卦金能吓跑绝大多数人,别说一卦一万八了,就算一卦八块我也干,可是我不能改,爷爷说了,这招牌一定要挂着,而且卦金不能少。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五十了,再过十分钟这七天就过去了,按照爷爷话里的意思,七天一过不出现也就不会出现了,到时候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我四处看了看,周围的摆地摊的人都已经走了,过桥的人也很少了。我紧紧的盯着楼梯入口,坚信有缘人肯定会来。楼梯口每出现一个人,我就激动一次,激动完就是失望,没有一个看上去像是同龄人的,不是大爷就是大妈,不是大姐就是大哥。十一点五十八分,在我有些绝望的时候,上来一个年轻的男孩儿,穿着校服,不过看上去好像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不过有的人长的慢,兴许他就有二十岁了呢?因为这天桥上,除了这个学生之外,就剩下一个穿着西装短裙高跟鞋的女白领了,那个女白领,看上去已经有三十岁了。这是最后的希望,我赶紧站起身来,主动问道:“小兄弟,你是不是七月十五鬼节那一天出生的?”学生看我如此激动,他摇了摇头,后退一步谨慎的说道:“我……我不是,怎……么了哥?我…我兜里没钱!”他以为我要抢他的钱,我赶紧说道:“兄弟别害怕,我不抢钱,这天桥上就咱仨了,你不是谁是啊?”我这话一说出来,那个学生更害怕了,就连那个女白领也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我。“可……可我……”为了表示没有恶意,我赶紧后退两步说道:“兄弟,你仔细想想,你到底是不是七月十五的?”那学生还是很害怕的问道:“大…大哥你别激动,你说我是我就是,行不?”“还真是?”我惊讶的问道。见我如此惊讶,那学生又弱弱的说道:“那…到底是还是不是啊?”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