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468 乐极生悲

468 乐极生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眼看到了京城,还有几十里地时,天下大雪。
  
      一场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飘飘袅袅,这是今冬头一场雪。头一场大雪,预兆着一个丰年。空气湿润而暖和,雪花飘洒到地上就化开,润成一片湿痕,渐渐晕开成一片深深的颜色,直到上边的雪花不再融化,处处一片银白。
  
      战士们的帽顶、肩头、腰间的弓刀积满了雪花,脚下湿嗒嗒的,但是他们的步伐却十分有力,顶风冒雪精神奕奕,大胜而归那是何等荣耀,全军上下洋溢着回乡的喜悦和兴奋情绪。
  
      离城还有三十里时,杨凌派出探马探听前方动静,以便了解迎接的规格和派来的大臣,早早有个心理准备,做好相应的寒喧和礼仪。不料大队人马走到约二十里处的地方,还未看到快马回报。
  
      杨凌心中虽有些诧异,不过却并未深思。他掀开车帘随意张望了一眼,雪花鼓风而入,虽不甚冷,扑在脸上却顿时化作水珠,丝丝凉意沁人心脾,杨凌急忙放下了帘子,不过已经饱吸了一口饱含着甜味儿的清爽空气。
  
      杨凌轻轻抹了把脸:马上要到家了,一离家近了,那心里就觉的踏实。脑海里除了那一个个熟悉的、亲切的身影,还有一个只在想像中的身影,那是他的小女儿,雪里梅生的那个小娃娃,她还没有见过爹爹呢。
  
      今日回京,今日大雪。她是雪儿所生叫杨雪儿!杨凌嘴角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就在这时,车外有人惊声呼道:“国公快上……。
  
      杨凌一呆,随即一惊,急忙掀开车帘冲了出去,问道:“皇上怎么了?”
  
      那车前马上一名侍卫,指着前方结结巴巴地道:上…”。
  
      杨凌一抬头,风吹雪飘,迷迷茫茫,迷茫的大雪中一行人马正迎面走来,杨凌直起腰来眯着眼望去。只见最前方仪仗如林,正中黄罗伞盖,中间一乘六十四人抬地巨大御辇。杨凌不由吃了一惊。失声道:“皇上!”
  
      正德皇上远出二十里地,冒着漫天大雪来迎接他了。
  
      杨凌连忙跳下车去,提着袍裾向前便跑。前方的御辇也看到了杨凌的车队,刚刚停了下来,一见杨凌赶到。仪仗左右一分,金瓜武士们让开一条道路。
  
      杨凌匆匆奔至御辇前,高声叫道:凌,参见皇上!”说着,杨凌一撩袍襟,跪到在洁白的雪地上。
  
      仪仗两旁,是骑着马地将军,后边,是坐着轿的文官,一个个都迎上前来,静静地看着他在无声地飘落,御辇前两个宫娥用金勾挑起了黄龙锦帘。
  
      正德皇帝头戴翼龙冠、身穿团龙袍,笑吟吟地从里边走了出来,沿着御辇的朱漆木阶飞快地走下车来,一把扶起杨凌,欣然上下打量着他。
  
      两人四手相握,满面欣喜,弥弥密密的大雪就在两人身边、面前如蝶片儿飞舞。正德朗声大笑,使劲摇了摇杨凌的手,只说了一句:们回去”。
  
      正德说完,拉着杨凌的手转身便走,杨凌吃惊道:“皇上!”
  
      “登辇!”正德不由分说,拉着杨凌并肩走回御辇,黄龙帘儿就那么挑着,一摆手道:“摆驾回宫!”
  
      大队人马就在原地转向,浩浩荡荡返回京城。御辇稳稳地行往京城,杨凌和正德并肩坐在明黄缎面的龙榻上,只见两人促膝交谈,时时传出阵阵大笑。两旁佝着脖子骑在马上的将军们满面艳羡,可是却没有一人腹诽非议。
  
      开疆拓土之功,那是谁都能立得下的么?若是任何一人,能把河套平原从鞑靼人手中夺回来,都是一件盖世奇功。更何况还说服朵颜三卫,使辽东之地尽数回归大明,从瓦刺人手中得到金山山脉,打开了西域通道,这样的功绩,还有第二人么?
  
      满朝文武、皇亲贵戚全部出迎,皇帝亲自迎出京师二十里,携威国公同乘御辇回京,这样地殊荣,人家当得起。欢迎仪式无比隆重,大雪漫天,京师九门洞开,满城百姓相迎,杨凌风风光光回到京城,直趋金殿,特旨君前免跪、龙庭赐座。
  
      杨凌坐到椅上,向焦芳瞧了一眼,焦芳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杨凌暗暗放下心来。
  
      要开拓极北边疆,非王爵之身、享专断之权、领独立之军不能成事,然而拥兵在外,实是君王之忌,所以杨凌想一步步来,第一步就是倚功讨封王爵,第二步才是说服皇帝。
  
      大明的异姓王只有两种结局,一个是在京里做无兵无权的逍遥王,比如徐达,一个是分封到皇朝眼中可有可无价值不大地八荒极远之地守边,比如沐英。
  
      问题是依照皇帝对他的感情和倚重,断不会让他去边塞。别人代为讨封的话,形同鼓动皇帝放逐他。要知道皇朝的人大多除了中国不知番外之事,在他们眼中,除了通过苏武牧祟的故事知道了北海(贝加尔湖)这个名字,对那里地印象只有:极寒、穷荒、杳无人迹、不毛之地。
  
      总之,那是野人和罪人才该待的地方,漫说封个王爷,封个皇帝也不去,去了喝西北风么?那种皇帝怕还不如霸州胜芳镇上统治一百多人的‘大顺国皇帝’赵万兴呢。然而自已主动讨封呢?
  
      正因为人人认为那是个苦差事,谁会相信他放着子子孙孙在京享福地安乐王爷不做,偏要去做野人王?此人定是怀有异心,意图勾结蛮人造反了。只怕就连皇帝也不免会有这种念头。这才是无法得到皇帝和满朝文武理解和信任的难处。
  
      杨凌回京之前,早已密嘱焦芳动用可以力量开始了行动,先让一个小小的六品言官上书列举杨凌开疆拓土、前所未有之功勋,请封王爵。试探满朝文武反应。待见反对声浪不大,这才出动职衔较高地官员逐级上本。
  
      百官反对声浪低,是因为杨凌立的功,实在是开国之后有功之臣从不曾立国的功绩,而且他原来的功劳就够大了,想再进一步,除了封王也实在没有别地办法了。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那位心里根本藏不住事地皇帝一点城府都没有,百官还没表态。他自已先跳出来摇旗呐喊,鼓掌叫好了。现在的朝廷……,你说还有哪个吃饱撑的管这闲事儿?
  
      这事杨凌回京前就已经知道了。探询焦芳,只是担心又有什么临时变化。果然,皇帝褒奖一番后,礼部尚书王华咳嗽一声,上前一步自袖中取出一道呈表。高声朗诵起来。
  
      进表列数皇上之德、杨凌之功,最后便是例举史上有此功勋者封王故事,请求循功晋威国公为王。这些都是官面文章。满朝文武早就明了的,于是百官轰然拜倒,齐声请封。
  
      按大明旧例,皇帝子封亲王,亲王子封郡王;异姓封王者只有两个功绩才有此可能,一是开疆拓土,二是挽难救国,功勋至高者。尽管如此,朱元璋所封的六个异姓王中山王徐达开平王常遇春、岐阳王李文忠、宁河王邓愈、东瓯王汤和、黔宁王沐英生前爵位仍是国公。死后才追封为王爷。
  
      不过这不是问题,因为能不能封王,是由皇帝决定的。封王之所以困难,不是臣子们不愿意,而是皇帝不想封。否则的话,大明开国之初,百官巴不得多封几个异姓王爷,就算自已封不了王,起码挡在前头的人上升了一位,自已地爵位也能跟着长一级,有哪个蠢蛋会出面阻挠?
  
      到了这一代,国公已经不止开国时的那几位了,不说多如牛毛,起码也是不怎么值钱了,杨凌现在的功绩,活着封王也是应该地。于是,皇帝接受呈表,宣杨凌接,威国公晋爵为武威王。
  
      历史上,大明到了末代,才封过秦亲王孙可望、晋亲王李定国、蜀亲王刘文秀、庆阳郡王冯双礼、巩昌郡王白文选、汉阳郡王马汉忠、延平郡王郑成功,现在因为杨凌这只小蝴蝶的横空出世,这些异姓亲王、郡王怕是没有机会出现了,而大明第一位异姓王却提前问世了。
  
      正德笑吟吟地站起道:“杨爱卿,朕之一朝,能取回河套、朵颜三卫,开拓金山、巴儿思阔山一带广袤的土地,实是前人未有之功,爱卿晋升王爵,亦是众望所归。
  
      朕,赐永福公主、淳公主、张天师之妹符宝与你为妻,皆为王妃。钦天监已选定明年三月初三为宜婚之日,介时朕当亲自主婚,为爱卿完婚”。
  
      杨凌一呆,两位公主下嫁,那是早就知道了的,怎么又多了个小符宝儿,莫非她把自已在丹房强吻了她的事告诉了皇上?杨凌心里一跳,当着满朝文武可不敢多问,连忙领旨谢恩。
  
      正德又笑道:“三日之后,两位公主和符宝姑娘地八字、婚书和妆奁会送到王府。爱卿也回府去,好生准备三份厚重的聘金、聘礼,办的热闹一些。”
  
      杨凌连声答应,正德又道:“诸位爱卿,我朝开疆拓土,建前朝未有之功,朕心喜甚。朕已祭告太庙,不日还将登临泰山,封禅告天。内阁、礼部,议定相关仪程和随行文武官员、内外命妇、各国使节人选,钦此!”
  
      皇上要封禅?众文武皆是一呆。
  
      自唐中叶之后,封禅于泰山之帝王,正德算是第一人了!
  
      ——————————
  
      公主下嫁,对礼部、内务府来说,整个礼仪过程是再熟悉不过了,可是这一次却不同。因为公主嫁地是王爷,不能按成例住在十王府。这些礼仪官员们就得绞尽脑汁,制订一套与往昔不同的大婚礼仪。
  
      而且皇上突然别出心裁地宣布封禅泰山,更是令他们措手不及。自唐中叶之后。已经没有封禅之举,他们得翻阅大量古藉,研究秦皇汉武唐玄宗这些帝王封禅的旧事,制订相关地封禅礼仪。
  
      礼部官员忙的焦头烂额,公主嫁王爷本就是新鲜事,而且是两位公主下嫁一夫,而且是公主嫁与王爷,古之成例实在不多。唐朝时虽有一位驸马迎娶过两位公主的事,可那是一位公主过门后病死,续弦迎娶的第二位公主。同时出嫁,那得上溯到上古年间去了。
  
      各路官员研究来研究去,始终研究不出个方案。便纷纷去请示王华,王华也没了主意,便去询问皇上地意思。此时,唐一仙已身怀有孕,正德皇帝整天眉开眼笑。再加上大明开疆拓土之喜,这几日心情好的不得了。
  
      王华还没说完,他便把手一挥道:“朕地两个御妹出阁。当然要与往昔不同。再说她们嫁的是王爷,这更是前所未有之事,给朕加双份,不管是仪仗、妆奁,统统双份!去办吧来,不能便宜了他,告诉杨凌,他的聘礼、聘金也得给双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